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资源分享 > 网络技巧 >
三星成长与政治密不可分 贿赂丑闻让其沦为笑柄
2017-03-07 10:12 ⁄ 点击

《纽约时报》日前撰文指出,韩国法院对作三星集团实际控制人李在镕的审判将在本周开庭审理。与父亲李健熙两次逃脱牢狱之灾不同,由于李在镕涉及的案件与韩国举国震惊的政治丑闻联系在一起,这一次他可能会无法逃脱牢狱之灾。

三星成长与政治密不可分 贿赂丑闻让其沦为笑柄
三星

以下为文章内容摘要:

作为全球最大企业之一三星集团的继承人,李在镕(Jay Y. Lee)正在追随着自己父亲李健熙的足迹。为此,他控制了三星集团的主要业务;与韩国总统进行秘密会谈;给集团带来了新思想。然后与自己的父亲一样,李在镕被控违反了法律。

首尔中央地区法院(Seoul Central District Court)本周四将开庭审理三星集团实际控制人李在镕涉嫌行贿、侵占和隐藏海外资产的案件。李在镕涉及的案件,是令韩国举国震惊的政治丑闻。李在镕是韩国支柱产业的形象代言人。他戴着手铐被警方押送着接受负责调查韩国总统朴槿惠“干政丑闻”的特别检查组(以下简称“特检组”)的审查,传递出一个令韩国公众震惊的信息:韩国的战后经济秩序正受到威胁。

三星集团此前经历过这种磨难。上世纪60年代,这家公司就曾因走私人工甜味剂给自己的管理层带来不小的麻烦。李健熙曾两次幸免坐牢,原因是韩国总统担心对三星集团的伤害,同样也会伤害到这个让数百万韩国人脱离战争灰烬的经济机器。

许多韩国民众目前都关注着李在镕是否会坐牢的问题:但这一次可能会有所不同。韩国政坛的动荡,可能会催生一届对企业家们不会心慈手软的政府。民众越来越讨厌白领犯罪。

此外,韩国商业、政治和自上而下的分层管理交织在一起的独特景象,在创新的新时代已越来越站不住脚;民众不满与旧秩序,以及来自于中国和全球各国的残酷竞争。

李在镕和其主要幕僚被控通过行贿实现李氏家族对三星集团的控制权。如果这个指控被证实,只能是让韩国公众越来越认为国内的商业精英只考虑自己。如果行贿丑闻证据确凿,不仅会推翻现任韩国政府,还将导致未来对大企业采取更严厉的措施。

特检组还暗示,三星集团有一群高管都肩负着巩固李在镕集团地位的重任。批评人士认为,这集中体现出韩国的商业文化到底在哪出现了问题。

韩国人如今关注的是一个企业权利与家族阴谋交织在一起的故事。故事的主角包括了一位卧床不起的神秘家族首领,一位巨屌妖僧拉斯普京(Rasputin)般的总统闺蜜,一个幽灵般时而出现、时而消失的三星办事处,以及用马来贿赂的方式。不过它还包括越来越多的韩国民众认识到,无论是三星集团还是韩国想要参与全球竞争,就必须先用铁腕来变革过去他们做生意的方式。

“我们不应错失这个砍断政界与商业腐败关系的机遇,”有望成为韩国下一任总统的反对党领导人文在寅说(Moon Jae-in)。“只有当三星集团真正忏悔过去勾结政客、反市场行为、寻求政治利益的做法,才能让这家公司变得更加强大。”

帝国的崛起

与自己的祖国一样,三星集团也是转型中的巨人。这家产业集团目前是全球最大的电视机和智能手机制造商,是苹果iPhone的主要配件供应商,同时也是货船、信用卡等各种各样产品的制造商。三星集团下属子公司的合计年营收预计达到2620亿美元,占据了韩国出口总额的大约五分之一。

所有的这些成就都面临着压力。上一代旗舰智能手机Galaxy Note 7的召回门事件玷污了三星集团的声誉;中国竞争对手正在制造廉价且越来越精致的手机、电视和家电;造船业务正在裁员;中国政府正投入巨资打造自己的微处理器和存储芯片业务。而身陷丑闻的三星集团,被迫推迟了处理这些问题的时间。

李在镕仍然有可能毫发无损。他辩解称自己并未行贿,相反还是敲诈的受害者。三星集团也在声明中表示,该公司从未行贿或是寻求不当得利,真相将会在法庭中揭晓。不过李在镕的麻烦--作为韩国最大企业的掌舵人被捕--在于外界或许会认为这家公司可能再次通过政治关系获得帮助。

三星集团长期的成功与政治密不可分。李在镕的爷爷在1938年创办三星,当时主营干鱼、蔬菜、水果出口业务。在朝鲜战争后,三星进入了纺织、制糖和酒精业务。1969年,三星又涉足电子业务。

三星的扩张在很大程度上得到政府的帮助。时任韩国军政府总统朴正熙曾希望把韩国转型成为一个能够自给自足、并出口剩余物品的国家。为推动国家经济的发展,朴正熙向李在镕的爷爷和其他韩国商业领袖做出了妥协,在准许他们保留个人财富的同时,敦促他们通过投资来推动韩国经济的发展。为帮助这些企业,朴正熙向他们提供了廉价的银行贷款,倡导“只买韩货”运动,并提供了其它奖励措施。

这种企业与政府合作的模式,让原本富有的商业领袖们变得更加富有,他们的家族也能够压榨规模更小的国内竞争对手和国际竞争对手。这些企业也就是今天的“韩国财阀”(chaebol) ,他们统治了韩国的经济命脉。市场分析师预计,韩国十大财阀的年营收相当于韩国经济输出总量的80%。

首尔韩城大学经济学教授Kim Sang-jo表示,“对韩国人而言,财阀们都有两张面孔。一方面,财阀象征着商界与政府的腐败关系,因此人民呼吁对财阀进行改革。另一方面,韩国经济过重依赖于财阀,人民又担心动摇财阀的根基会让自己的生活受到影响。韩国人从来也没有机会学习一家现代化的全球化公司应当如何运营。”

在三星集团创始人李秉喆(Lee Byung-chull)1987年去世之后,李在镕的父亲李健熙执掌了三星帅印。当时,李健熙面临着一个严峻的挑战:韩国成为亚洲最成功的经济体之一,但韩国产品在海外被视为廉价、不可靠的代名词。1988年,李健熙在三星集团建立50年庆典上,宣布集团的“二次创业”,把三星集团的发展方向定为21世纪世界级超一流企业。1995年,李健熙痛击三星顽症,提出以质量管理和力求变革为核心,彻底改变当时盛行的“以数量为核心”的思想。李健熙的努力取得了成功。如今,三星集团成为全球为数不多几家能够主导高端电视机、智能手机和厨房家电定价权的电子制造商。

不过三星集团也发现自己反复纠缠在韩国一些最大的腐败丑闻之中。李健熙曾因行贿和涉嫌非法转让经营权及逃税两次遭到起诉。在这两起诉讼中,李健熙均被判缓刑,并随后得到韩国总统的特赦。

2014年,李健熙因心脏病住院,从此消失在公众的视线中。三星曾表示李健熙已丧失行动能力,但未透露具体细节。不过得益于强大的经理人和幕僚团队,李氏家族对三星集团的控制权并未受到威胁。

当李健熙的长子李在镕开始接管三星集团时,他无法一个人完成此事。因为三星集团旗下许多子公司并未上市,李氏家族在许多子公司的所有权并不清晰。不过外界普遍认为,李氏家族仅持有这些子公司的少数股权。事实确实如此,通过复杂的交叉持股以及忠诚的经理人团队,李氏家族完成了对三星集团的控制。

在三星集团,部分最忠诚的管理人员在集团战略办公室工作。该办公室把三星集团董事长与管理全球50万员工的数十家子公司的职业经理人联系在一起。不过该办公室有一个不公开的作用:它的工作使李氏家族能够控制三星集团的管理层。

以彬彬有礼、平易近人的形象示人的李在镕,身份是三星电子副会长,他希望把三星集团能够带入新时代。虽然三星电子能够制造出最尖端的硬件设备,但却在移动应用和在线服务领域鲜有作为。李在镕还认为,三星集团严厉的企业文化抑制了创新。

2015年,李在镕在位于首尔的公司总部就三星首尔医院因管理不善造成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扩散向国民公开鞠躬致歉,此时他才吸引了媒体的关注。在李在镕的带领下,三星集团已经开始了松绑运动。他禁止经理用严厉的语言与下属交谈,这种做法在韩国办公室屡见不鲜;他

承诺削减会议和办公时间,鼓励工人挑战他们的老板,并禁止员工使用官衔相互称呼。这个被三星集团大肆吹捧的倡议称之为“启动三星”(Start-Up Samsung)。

不过一些匿名的三星集团现任和前任员工表示,在李在镕执掌三星帅印期间,来自上层的压力进一步加大了。面对中国华为等厂商的激烈竞争,三星电子在李在镕的带领下,把目光投向了苹果控制的高端智能手机市场。为了把苹果拉下马,三星电子抢在苹果推出iPhone 7之前,推出了功能最强大的智能手机Galaxy Note 7。

结局也是毁灭性的。在用户纷纷抱怨Note 7电池易燃,以及美国、欧洲和中国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三星电子的负面消息之后,这家处于全盛时期的韩国公司去年9月初宣布将召回250万部Note 7。当三星电子在第一次召回Note 7时,该公司曾向消费者承诺问题源自于一家配件供应商的配件,且该公司已更换了供应商,以解决这一问题。但是随着自然起火事故接二连三的出现,迫使三星电子进行了二次召回。该公司在去年10月又宣布要求全球的移动运营商和零售合作伙伴停止销售Note 7,并要求Note 7用户关机,停止使用该产品,启动全面召回。 韩城大学经济学教授Kim Sang-jo和许多专家都认为,Note 7的惨败完全是李在镕和企业战略官的责任。他们在制定宏伟目标的时候,并没有倾听低层管理者们的意见。

与此同时,三星集团的战略办公室还因为另一个举动而遭到了外界的口诛笔伐。通过一笔交易强化李氏家族对三星集团的控制权,但却也让李氏家族陷入了丑闻之中。

在三星集团战略办公室的指挥下,三星集团旗下两家子公司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进行了合并。许多外部股东均反对这一交易,因为它以损失小股东利益为代价,巩固李在镕对整个三星集团的控制权。特检组认为,正是得到了韩国政府的支持,三星集团才完成了这笔交易,李在镕与企业战略办公室的做法违反了韩国法律。

特检组对李在镕的正式指控,意味着他因涉嫌参与行贿政府获取好处而受审。李在镕被控向朴槿惠闺蜜崔顺实控制的基金会行贿430亿韩元(约合3800万美元),换取朴槿惠在2015年对三星集团旗下两家子公司三星物产和第一毛织合并案的支持。特检组起诉李在镕的罪名包括行贿、侵占和隐藏海外资产等。截至目前,李在镕及三星集团一直在否认上述指控。

在特检组决定正式起诉李在镕不到两周之前,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批准了特检组的二次申请,以行贿罪、伪证罪和挪用公款罪等罪名,签发对三星集团实际控制人李在镕的逮捕令。此前因为缺乏证据,该法院在1月曾驳回过特检组的批捕申请。

三星物产和第一毛织的合并遭到了激进投资人保罗·艾略特-辛格(Paul Elliott Singer)的强烈反对,只是在韩国国民年金公团的支持下才勉强获得通过。艾略特-辛格认为,此三星物产收购第一毛织的价格过低,它以牺牲小股东的利益为代价,换取李氏家族对三星集团的控制权。特检组认为,通过这一并购交易,让李氏家族持有的股票市值增加了至少7.58亿美元;而韩国国民年金公团在此交易中损失了至少1.23亿美元。三星方面则对此回应称,该公司试图为投资人创造长期价值,并购是维持增长的必要之举。

首尔中央地区法院(Seoul Central District Court)定于本周四开庭审理李在镕涉嫌行贿、侵占和隐藏海外资产的案件。虽然一个典型的审判和裁决可能需要长达18个月,不过本案可使用韩国的特别检查官法来尽快完成审判。在特检组起诉李在镕之后,李在镕可寻求获得保释,法院必须在3个月时间内完成第一次判决。

由于多位高管被起诉,加上高管朴商镇、崔志成及其他人辞职,三星各关联公司分别向各自CEO及董事会汇报工作,三星集团业务负责人会议将被取消。同时三星集团宣布,将解散企业战略办公室。作为三星集团的“神经中枢”,三星企业战略办公室成立于2010年,但它不是一个法人实体。相反,其员工为各个三星子公司工作。该办公室负责关键的并购交易,同时管理高层人员的人事变动。

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张世真(Chang Sea-Jin)表示,“三星集团当前的首要使命是解救李在镕,这有点像是《拯救大兵瑞恩》。”不过这一次的难度可能要大的多。与父亲李健熙不同,李在镕如今已被关进监狱,而且由于牵连到韩国总统朴槿惠,意味着李在镕获得高层政治保护的可能性已微乎其微。韩国民众已无法再容忍官商勾结的行为,并已引发了示威活动。

目前尚不清楚谁将会接替李在镕执掌三星帅印。现年46岁的李富真是李在镕的大妹妹,目前担任全球最大免税零售商之一的新罗酒店的首席执行官。受市场猜测如果李在镕被判刑,会让李富真在三星集团获得更多掌控权。不过一些市场分析师不认同这种观点。他们强调,李富真并没有在三星集团旗舰子公司三星电子任职的经历,也没有持有三星集团的重大股权。此外,让女性实际控制家族企业的做法在韩国极为罕见。

三星否认向朴槿惠行贿430亿韩元 称将会揭露真相

据韩媒报道,韩国亲信门特检组于今日公布了最终调查结果,认定总统朴槿惠与崔顺实合谋从三星集团收受贿赂43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56亿元)。对此,三星方面否认了特检组关于三星涉嫌行贿的调查结果,并称“将会在审判中揭露真相”。

三星否认向朴槿惠行贿430亿韩元 称将会揭露真相
图为李在镕

特别检察官朴英洙在公布“亲信门”调查结果时表示,朴槿惠和崔顺实合谋从三星集团收取430亿韩元的贿赂。他表示,2015年朴槿惠大力支持三星物产和第一毛织合并,三星集团以此为代价向崔顺实及Mir、K体育财团和韩国冬季运动会英才中心行贿430亿韩元。以此帮助三星副会长李在镕加强对三星集团的控制。

网友则表示,三星内部真乱了,比演艺圈还乱!

内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