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资源分享 > 免费空间 >
乐视网复牌前孙宏斌贾跃亭反目?争执欠款金额 禁抛资产
2018-01-23 11:14 ⁄ 点击

乐视网以一种决绝的方式,走完了复牌前的一系列程序。

乐视网复牌前孙宏斌贾跃亭反目?争执欠款金额 禁抛资产

1月19日,乐视网连发多封公告,将公司失败的重组交易,惨淡的经营现状,混乱的应收账款,紧绷的资金链,以及和乐视创始人贾跃亭之间的微妙关系,一口气全部推到了投资者面前。

投资者说明会的时间已经敲定在1月23日。外界普遍认为,投资者说明会召开后,乐视网随时可能复牌。

那么,乐视网现在到底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现状呢?

1,重组失败:乐视影业注入落空

乐视网长达9个月的停牌,初衷便是乐视影业的注入。不过,随着乐视系一系列危机的爆发,以及监管口径的变化,乐视影业的注入已经宣布落空。

对于终止注入的原因,乐视网的解释是,乐视控股对乐视影业的持股处于司法冻结状态,同时乐视影业还存在对乐视控股17.1亿元的应收账款。乐视网称,考虑到乐视控股短期内提出实质解决方案存在不确定性,乐视控股持有乐视影业股权冻结不能解除,且关联方其他应收款问题迟迟未能解决,导致交易无法推进或无法获得批准,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暂不具备实施基础。

乐视影业重组的落空,可谓一个预期之内的结果,但对风雨飘摇中的乐视网而言,也失去了最后一点利好幻想。

2,经营现状:2017年全年预计净亏损

乐视网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2017年1至9月乐视网营业收入为60.9亿元,比上一年同期下降63.6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6.5亿元,同比降低435.02%。

乐视网称,公司出现了关联应收款项难以收回、实际控制人借款承诺未能履行、部分债务到期等问题,造成公司现金流极度紧张,导致公司出现大量对供应商的欠款无法支付,销售渠道陷入困局,业务规模大幅下滑。虽然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已竭力解决公司目前经营问题及困难,尽力减少公司业绩的亏损金额,但受到目前面临的巨额关联应收款项、大股东违反借款承诺等历史遗留问题持续影响,经营陷入困顿。

在风险提示的公告中,乐视网直言,预计公司 2017 年全年累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亏损。

与此同时,乐视网2017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公司应付账款合计58.4亿元。

在1月19日发布的风险提示中,乐视网还表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存在融资借款及贷款类负债共计92.88亿元,其中部分将于2018年到期,如果公司业务规模无法重新回到较高水平,信贷额度恢复,公司将因现金流进一步紧张导致公司存在偿债压力。

3,关联方75亿欠款之争

按照乐视网的说法,贾跃亭控制的乐视关联公司对乐视网有75亿元的欠款。

不过,贾跃亭方面对此提出了异议。1月22日,乐视债务处理小组发布声明称乐视控股及关联方对上市公司需要承担还款的金额预计在60亿左右,而不是乐视网公告中所称的75亿。乐视控股方面认为,差异原因包括账面金额不一致、关联主体认定不一致、未经审计等因素。

对于乐视债务小组的反驳,乐视网在1月22日发布澄清公告则给出了更详尽的说明,称经上市公司财务部统计,截至2017年11月30日,上市公司与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之间形成大量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预付账款等。公司关联欠款余额达到75.31亿元,涉及关联方50余家,其中主要包括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25.83亿元、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9.93亿元、乐视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5.66亿元、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4.86亿元、乐视手机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4.41亿元等。

这笔钱,乐视网的表态,会继续向贾跃亭方面催收。

4,要贾跃亭拿汽车资产抵债?

考虑到贾跃亭在国内的资产,普遍已经遭到冻结或质押,乐视网还提出,将采取包括法律手段在内的一切手段,责成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停止向第三方处置其所控制的乐视汽车(北京)有限公司、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Lucid等相关股权和资产,并优先用于切实解决其对上市公司构成的实际债务,尽最大可能保障上市公司股东权益。

一位接近乐视网的人士对澎湃新闻记者解释,这段话的意思并非是乐视网责令贾跃亭直接拿汽车资产冲抵对上市公司的债务,而是“老贾处理了之后得把钱还给上市公司”,否则就不允许其向第三方处置汽车资产。

贾跃亭方面对乐视网的这一要求,会采取何种应对态度,外界尚不得而知。

5,贾跃亭退出第一大股东只是时间问题

但贾跃亭和孙宏斌方面的不和谐,已经近乎公开化。

从1月19日到22日,乐视网和甘薇方面已经几次发表针锋相对的声明,就贾跃亭对乐视网的担保及欠债情况,进行各自表述。

贾跃亭虽然徒有乐视网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之名,但自从去年7月卸任董事长之后,便已淡出乐视网的管理。如今的乐视网,虽然暂时停止了更名计划,但新当家人已经变成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与贾跃亭再也不像过往那般亲密,每一笔账都开始精细计算。

再加上贾跃亭对乐视网的持股已经多重抵押和冻结。目前仍持有25.67%股权的贾跃亭,退任乐视网第一大股东的位置,只是时间问题。

外界最后一个疑问只是,贾跃亭会以什么样的价格退出,以及孙宏斌会以何种方式接盘。

6,孙宏斌会不会继续加注

孙宏斌旗下的嘉睿汇鑫,目前对乐视网持股比例为8.56%,为第二大股东。

“让股价跌到底,然后老孙接老贾的股份,挺好。”一位接近乐视的人士调侃道,“不把老贾清理掉则复牌无意义,大原则肯定是‘贾退孙进’。”

而且,孙宏斌也在多个场合强调,依然看好乐视的大屏生态。

不过,乐视网尚处于停牌中。除了在去年11月给予乐视网的12.9亿元借款,孙宏斌还未有公开的资金支持动作。

但对于乐视网控股子公司乐视致新(已更名为新乐视智家)、以及乐视影业,孙宏斌则是一再加注。按照计划,乐视影业、乐视致新(新乐视智家)都是要全部装入上市公司体系的,也就是说孙宏斌未来对乐视网的控制权将进一步上升。

光是新乐视智家,融创旗下的嘉睿汇鑫在2017年1月以79.5亿元增资以及收购33.5% 股权外,就继续投入了8亿元。

1月2日,乐视网抛出了新乐视智家的融资计划,以120亿元的估值,融资30亿元,其中拟由新增投资者和原有投资者以现金增资15亿元;拟由新乐视智家现有债权人以所持债权作价投入15亿元。天津嘉睿汇鑫则是以现金方式投资3亿。

在“九大风险”的公告中,乐视网称,公司子公司新乐视智家的股权融资工作正在进行。 一位比较了解乐视情况的消息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一家互联网巨头有意在年后对乐视进行投资,“可能是投乐视致新(即新乐视智家)。”

不过,对于这一说法,乐视网方面并未公开发声。现在,在台上讲故事的人,已经不再姓贾。

乐视系淡出酷派:输家不止一个 命运已不在自己手中

“东莞没有爱情”,说这句话的时候,360董事长周鸿祎的心里显然不太痛快,那时候是2015年的8月,360刚刚与酷派旗下的电商品牌达成入股合作,但没过多久,乐视却成功入股酷派集团,成为了酷派的第二大股东。


酷派

所谓的“爱情见证”被资本游戏撕得粉碎,当外界问起周鸿祎怎么看“一女二嫁”时,他干脆表示,自己只想做好手机,“谁可以帮我我就对谁好,谁妨碍我做我就干谁”。

但外界还没有等到三方在手机上一决胜负,如今的乐视已经走向了崩盘,而酷派元气大伤后,“撇清”与乐视之间的关系,也成为酷派当下接盘者最希望完成的事情。在近日酷派的公告中,乐视系的刘弘由目前执行董事及董事会主席的职位被调任为非执行董事;公司秘书由梁兆基接任;同时梁兆基、梁锐和林霆峰被委任为执行董事,吴伟雄获任非执行董事。

刘弘卸任董事会主席仅留任非执行董事,意味着乐视系基本撤离酷派董事会。再加上此前不断出清的乐视股权,两年多时间,酷派与乐视这位“新欢”之间的“旧情”也算是一点都不剩了。

现实总比故事更加令人意想不到,谁还能想起两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追梦者,现如今已经成为了这场“资本赌局”的最大输家。

犹记得当时乐视成为酷派的第一大股东后,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放出豪言, 2年内,乐视+酷派要卖出1亿部,当时不少线下手机店的加盟商家都还在相信乐视的“生态化反”故事,供应商们也在期待乐视成为第二个小米,甚至连华为这样的公司,内部也不得不警惕资本助力下的乐视系。

当贾跃亭公开“炮轰”苹果、三星、华为“搏傻”时,华为轮值CEO隔空回击“昨天SpacX回收火箭成功,今天乐视开始大放厥词。真正的创新靠的是科技,不是哗众取宠的商业模式。免费的,可能是最贵的。”双方的隔空喊话,在今天看来有些讽刺。

当然,乐视并不是唯一的输家,作为一家25岁的老牌手机厂商,酷派接受乐视入股后,甚至放出了5年内销量过亿并重回手机行业第一的目标。可如今,一个过去流水在几百亿的手机企业,市值已变成仅有几十亿港元。

是什么导致了酷派如今的局面?也许从一开始,在互联网热与资本热面前,酷派创始人郭德英接受来自资本的“拥抱”就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分猪肉”式的改革对于酷派来说,每一次都是被掏空的过程。

但也许这不能怪某个管理者。当时的市场环境对于传统手机厂商来说并不好过。2014年,小米的大热以及互联网思维的冲击,让老老实实做手机的人赚不到钱,但新进入者凭着风口论却能获得资本追捧。

时任酷派集团副总裁李旺当时告诉笔者,不破不立,酷派也要用互联网思维变革自己。也许是决心过大,也许是目标太高,酷派以颠覆者的心态冲进了电商领域,并且有了新的合作伙伴360,之后又有了与乐视的合作。

在竞争激烈的手机江湖中,酷派希望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让自己更快地在“洗牌”中找到出口,不再死守低薄的做手机利润,但在与360合作前,却没有理清双方的利益关系。虽然说周鸿祎的步步紧逼才有了酷派后面的“移情别恋”,但这时候,酷派的命运已经不再掌握在自己手中。

也许老周应该庆幸360并没有被置身于这场乐视“漩涡”中,目前来看,无论是手机渠道商还是合作伙伴抑或是供应链厂商,乐视所引发的行业地震仍在继续,“被一个乐视坑惨了,别被第二个乐视给再坑一次”,这种焦躁与恐惧的情绪在智能手机增量天花板越发明显的今天仍然在被无限放大、继续蔓延。

内容标签:
上一篇:河北移动推出8元日租卡:1元500M省内流量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