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点滴记录 > 游戏点滴 >
当一名国产网游的游戏测试员是种怎样的体验?
2017-08-22 10:47 ⁄ 点击

忙了一个下午的晨曦觉得有点头昏脑胀,靠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后直接变成了葛优躺。哪知下一秒,邻桌的胖子就靠了过来“小晨啊,忙完了吗?忙完了来帮我下啊,这个BUG测起来好麻烦。”晨曦无奈的看看这个努力笑成一朵花的胖同事,也不好意思拒绝。

作为一个刚进入项目组不久的新成员,晨曦和周围的同事交流不多。因为所有的同事看起来都是日理万机的忙,皱着眉盯着显示器一动不动就是一天。除了测试组老大礼貌性的问候和叮嘱,晨曦加入这个团队后很少有和同事之间直接的交流。

晨曦倒并没有感到不习惯,他的身份和大多数同事不同,是一名项目组的外包员工。看似人畜无害,像个大学刚毕业的萌新一样的晨曦,其实作为一个游戏软件测试的雇佣军已经是身经百战。像这样被公司临时外派往一个人员紧缺的项目组进行补强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晨曦对于人员关系看得不是很重,外包工期一结束就要一拍两散,何况自己也不是那种和人自来熟的性格。

不过眼前这位胖同事却是典型的自来熟性格,从晨曦第一天坐到工位上起,胖同事便像是对待一位相处老朋友似的对待晨曦:要么是给晨曦讲解各种组内八卦,比如谁谁是哪个大学毕业的高材生面试的时候各种刁难面试官,谁谁曾经呆过很多项目组只是这些项目组无一例外全都黄了“你看这人一脸晦气你以后少跟他接触”;要么就是利用自己的工位靠近零食贩卖机,经常偷偷溜过去买各种零食硬塞给晨曦,顺便还盯着每个来买零食的同事碎碎念,什么“这个人很坏,最后一包大力丸(麦丽素)被他买走了,我下午的功力下降了三成”,什么“我夜观天象,这个人买的佳得乐肯定是橙子味的”;不是对晨曦的工作指指点点,就是让晨曦对自己的工作指指点点...一开始晨曦对胖同事的鼓噪很是感到不适应,不过也随着时间慢慢习惯了。毕竟有这么一个活宝在身边,不愁没零食吃。

这次胖同事遇到的问题是一个游戏机制的问题。晨曦所在的项目正在制作一个以各大世界神话传说为背景的动作类型游戏,游戏中的玩家们需要从北欧奥丁砍到希腊宙斯,期间混杂着各种东拼西凑的怪物形象,什么奥特曼,变形金刚都成为了参考元素。晨曦一招游戏第一关出现的怪物形象暗地里给这个游戏取了个名字《兰斯洛特大战擎天柱》,胖同事听了哈哈大笑。

游戏本来是没有引入仇恨机制,但是经过测试后发现没有明确的仇恨机制场面太过混乱,坦克角色形同虚设,远程法师又要跑又要输出几乎包揽所有工作。职业定位十分尴尬,于是只好临时加上了仇恨机制。但是胖同事却发现这个仇恨机制有些矫枉过正,只要角色使用了某个仇恨技能,怪物天涯海角都会追着这个角色跑,无论背后法师盗贼角色多么疯狂的输出,都不会再回头。

当一名国产网游的游戏测试员是种怎样的体验?

于是为了测试整个仇恨系统,晨曦和胖同事不得不将每个角色的技能重新测试一遍,将每个技能的仇恨值量化成数值。等到把测试结果递给负责设计功能的策划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消瘦而又疲惫的策划在看过结果后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哦,这个功能做的时候就是有问题的,回头我做好了再说吧。”晨曦和胖同事只能略微尴尬相视一笑。

这个策划也是胖同事经常对晨曦调侃的对象,胖同事对他的评价就是“典型的学院派,搞的功能全都是老掉牙,土的掉渣的”,“工作上就是个牛脾气,意见不合见谁顶谁,领导也照样顶”,“下了班就换了个人似的,会跟我们打DOTA2,只会用钢背兽,被打了就跑。所以大家都叫他钢背兽,他听了也不生气”。

临走的时候,晨曦看到这位策划正盯着屏幕在观看游戏的开场演算场景,巨大的人形怪物配上魁梧的主角,晨曦驻足看了一会,总感觉这场景似曾相识。

“这个是模仿战神的吧。”晨曦不自禁的脱口而出,奎爷威武的身姿和众神庞大的体型顿时浮现在晨曦脑海里。

“战神是什么?”“钢背兽”听到这句话,回头用冷漠而不解的看着晨曦。

当一名国产网游的游戏测试员是种怎样的体验?

会议室剑拔弩张的气氛略微有点让晨曦感到不适。

“我觉得你们程序和策划那边还是要按照流程走,”说话的是晨曦的顶头上司,项目组的QA负责人“测试这边现在人手不够,你们的标准总是改来改去,测试这边的工作肯定做不好。”

“韩哥,项目赶进度你知道,大家都很辛苦,不是只有你们测试辛苦啊。”程序组的负责人抱怨道。

“你别扯开话题,之前按照流程,有新的功能要上,你至少要和测试这边先通个气,让测试规划下工作量。你现在倒好,谁都不商量,什么功能自己想加就加,加完了再丢给我们DEBUG,程序那边你自己管我不清楚,测试这边我跟你说实话,到时候工作量太大,功能拒绝通过你只能怪自己。”

听了这一席话,坐在上司旁边的晨曦很意外地看了看这位年轻干练的上司,没想到当着全组几十号人他能这么强势。说实在的,晨曦对这个上司并不熟悉,因为据说他同时监管着几个项目组的测试进程,日理万机,寻常人要找他都很难,平时几乎很难在项目组看到他。不过这次会议前却是他主动找到了晨曦,询问晨曦最近在工作上遇到的问题。晨曦有点诧异上司会找到自己,但是转念一想,可能是因为自己作为一个外包员工在问反映问题方面会比较没有倾向和顾虑。

这次事件的导火索是长达两个月时间的无差别加班。晨曦现在的项目正在制作的是一款回合制手游,说是回合制,其实就是抄袭市面上火爆的“XX西游”的换皮游戏。只是项目已经开发了一年多,进展并不顺利,原项目负责人总是喜欢在抄袭之余实验下新的功能,不过基本所有实验都已失败告终,项目进度惨不忍睹。于是在更换了一个据说是海归的高学历负责人后,整个项目快马加鞭地开始赶进度。所有之前“无用的”的功能全部砍掉,所有XX西游有的功能全部都要加上,一个不能少,一个也不能多。有程序提到个别功能能不能修改下会比较符合自己游戏的风格,负责人甩了一句“你们加功能不是因为有没有用,而是要看XX西游有没有,有就加,没有就不加,就这么简单。”

于是漫长的加班开始,每天将近10小时甚至12小时的工作量,双休也改成单休,整个项目组慢慢陷入一种压抑的状态。一直到负责人又在未和任何人沟通的情况下增加了一个XX西游也有的PVP竞技场功能后,几个不堪重负的程序和测试彻底爆发,大闹了一场,于是便有了今天的会议。

当一名国产网游的游戏测试员是种怎样的体验?

这次会议整整持续了三个小时,最终项目负责人在面对各种不满和指责时表示会听取建议虚心接受。然而三天之后,晨曦依然不停的接到程序新功能的测试单,看着在会议上慷慨激昂表示不满如今在座位上疲惫不堪垂头丧气的几位程序,晨曦也只能苦笑着继续开始加班生活。

晨曦的办公室刚刚接到了其他部门的投诉,理由是上周五工作时间喧哗。

上周五只是个很普通的周五,和往常一样,晨曦和同事们需要对部门几个项目的周版本进行阶段性的测试。自从调换到新的岗位后,这样的工作晨曦早已驾轻就熟,整个部门大大小小的项目都会经由晨曦所在的测试部经手,或是进行DEBUG或是兼容性测试,然后反馈给各个项目则的测试人员。

只是上周在测试一个3V3多人篮球对战游戏的时候,晨曦发现了好玩的事情。这款公司花了大心血制作的篮球游戏为了模仿市面上流行的几款篮球游戏,又是请了韩国来的外援亲自负责技术指导,又是公司内部大规模测试折腾了许久,但是游戏的内容在测过好多次的晨曦看来依然浅薄,作为一款篮球游戏和竞品相比毫无创新;人物动作,物理碰撞效果这些篮球游戏最核心的技术都离可以正式上线还有些距离。

当一名国产网游的游戏测试员是种怎样的体验?

这周的改版过后,游戏又多了很多啼笑皆非的BUG,比如游戏中篮球场上的球员在被对手抢断丢球后便会卡在原地无法动弹,而且传球按钮也由于BUG无法使用。于是晨曦和同事发现3V3的篮球比赛变成了一场十分刺激的球员对决:每位拿到球的球员只有投篮和被抢断后卡在原地两个结果,对手做的也只有一件事就是抢断对方的球。

结果就是这样一个充满BUG的游戏,晨曦和几个同事却玩的不亦乐乎。原本的篮球游戏规则完全被抛诸脑后,持球的人大呼小叫的躲避着各种扑面而来的对手,队友在一旁看似无能为力其实更想帮个倒忙;抢球的人简单粗暴不留情面,只要能抢到球对面就少一位能动的队员,简直粗暴而刺激;一旦被抢断只能捶胸顿足接下来十几秒都成了植物人。欢声笑语和歇斯底里少见的充斥了整个办公室,这么多年来,晨曦还很少纯粹因为一个这么犯二的游戏笑得这么开心。

作为游戏测试员,晨曦的工作在不明所以的外人看来就是打打游戏就能领到工资的咸鱼工作。晨曦小就是个游戏爱好者,从街机厅到网吧,从掌机到电脑,只要跟游戏相关的事物晨曦无一不感兴趣。但是这份游戏测试的工作,对于晨曦来说更多的是一种责任和坚持,如何在枯燥重复的工作内容中保持清醒和专注,如何在面对压力和阻力保持平和的心境是晨曦这几年工作得到的最大收获。

当一名国产网游的游戏测试员是种怎样的体验?

今天玩到的充满BUG的篮球游戏在晨曦看来真是莫大的讽刺:原本作为一个篮球游戏和市面上的竞品相比毫无特色,在这个偶然因为BUG引起的变种篮球机制作用下反而显得比循规蹈矩的篮球游戏有意思的多。游戏的最终出发点不就是带给人乐趣吗?只是可惜这些BUG毫无疑问很快就会被修复,这款游戏依然会成为一款很无趣的,毫无特色的产品,这些“有趣”的BUG也很快会被制作人当作耻辱一样遗忘。

回到被刚被投诉的办公室,同事们似乎比往常更麻木的工作着,他们中有今年刚生了小孩,有的已经定了明年的婚期,有的刚过了实习期。稳定而不被投诉的工作才是他们需求的,不久前的欢声笑语也放佛不曾存在过。

晨曦烦躁的来回点着装备切换界面,心中烦躁而无聊。

来到新的项目组已经是第三个月了,项目组的工作一直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当然了,有条不紊就意味着像今天这样国庆的休假日晨曦还得加班,所以感到有点烦躁也不能怪晨曦。

这次晨曦手头上的是一个武侠回合制游戏,游戏的创意点是招式系统。在回合制的基础上,通过不同的招式间搭配和成长,来达到击败对手的目的。游戏已经进入了内部测试的阶段,系统和玩法基本都已经定型。

在游戏测试岗位上混迹多年的晨曦看来,眼前这个游戏属于那种有略微创意但是还是被传统思维束缚了的游戏。作为一个以武侠招式为核心的回合制游戏,策划在设计游戏的思路上还是屈服于过往成功游戏的经验,依旧以传统的MMORPG为基础,为游戏设计了一整套和市面上无数游戏一样的成长体系:角色全身七八件属性装备,又是宝石强化又是属性锻造,角色等级招式等级一个不能少。这些属性提升的系统对于以招式为核心玩法的游戏来说,除了完全赤裸裸的增加充值点外毫无意义。拥有了高等级的装备,完全可以无视招式的存在完全碾压对手,所以游戏的玩法到底是玩策略比拼招式还是比谁身上的装备等级高宝石镶的贵?

当一名国产网游的游戏测试员是种怎样的体验?

而核心的玩法招式系统也做的差强人意:招数的种类和数量比较有限,招式之间基本的配合十分稀少,招式的强弱差距又过于明显,普通招式和最高阶的橙色招式基本没有可比性,直接导致回合制游戏中最重要的策略性基本没有,拥有几个强力的橙色招式基本就可以一招吃遍鲜。一款号称策略类的回合制游戏最终又变成了拼成长和数值的臭裹脚布。

晨曦曾经不止一次遇到过这样的项目。游戏在玩法上稍有突破,但是迫于市场的压力,还是没有办法突破国内传统游戏的概念,角色扮演游戏必定带上一套形形色色的数值成长系统,美其名曰延长游戏生命力,在晨曦看来不过是设计者没有能力设计出成熟系统来完善游戏内容,照抄一套数值成长系统可比开发一套炉石卡牌系统要简单多的多了。

然而晨曦明白,纵使自己有千般想法,也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测试员。平时虽然和许多制作组在一个聊天群里,但是几乎很少能和他们对上频道。这些大公司编制下的游戏制作人,聊天的内容基本都是房子,车子,妹子,每天吃什么这类话题,有时候晨曦也会努力想说一些关于游戏的话题,比如最近新出什么游戏,哪个游戏的系统怎么怎么有创意,但是不出几分钟群里便迅速冷场无人接话。次数多了晨曦也就习惯于在群里当一个透明人了。

当一名国产网游的游戏测试员是种怎样的体验?

“小晨,开会啦。”同事的呼唤把小晨从胡思乱想中惊醒,没想到加班日还开会。这次主持例会的是整个部门的领导之一,据说拥有多年海外游戏开发经验,只不过在回国后的项目几乎很少有成功的。领导在看过了项目的阶段性汇报后,照例说了一些鼓舞士气再接再厉的官话,但是之后领导对于游戏内容的建议让晨曦好生意外,游戏内容臃肿,前10分钟的体验不够吸引人,招式系统扩展性不够的问题都和晨曦的想法不谋而合。然而在国庆后项目就面临着第一次内测,内容上的调整意味整个项目的进程都会面临考验。。。

会议室原本因为加班而有些压抑气氛,这次几乎陷入了冰点。

当一名国产网游的游戏测试员是种怎样的体验?

五黄昏的园区人头攒动,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匆匆寻找着自己的方向。一栋办公楼的天台上,两个靠在围栏上的身影似乎正兴致勃勃地观赏着人们的忙碌。

老王递过一支烟给晨曦,晨曦摆摆手。老王只好笑笑自顾自点上了烟,意味深长的看看晨曦。

“小晨啊,你干这行时间也不短了吧。”

“是啊,有些年头了。”

“有想过要转型么?”

晨曦疑惑的摇摇头“转型,也不知道转什么啊。”

当一名国产网游的游戏测试员是种怎样的体验?

“迟早要走这一步的,你也该早点为自己打算打算。”老王拍拍晨曦的肩,语重心长的说道“我老实跟你讲,我已经递交辞职了,估计这个月干就走了。”

“你也要走?这么快?那我们组不就。。。”

“你慌啥,自然会有人来顶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白干。”

“不是,老王,你这不干好好的,干嘛这么急着走?”

老王缓缓地吐个烟圈,没有马上回答,看着一脸迷茫的晨曦笑笑:“我们这个行业啊,太年轻了,容不下我这种上了年纪的人了。你看看,你看看”老王指着楼下办公园区来来往往的人群“全都是年轻人,一色的名牌大学毕业生,不是硕士就是博士。你要不说这是我们公司,别人还以为进了哪所大学。在看公司像我这样年纪的,要么升职当管理,要么转行卖红薯。继续混在第一线的啊,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就像等着别人来赶你走。”

看着有点沮丧的老王,晨曦一时也无言以对,自己再过几年也该到了老王的年纪,只是完全没有老王这样的危机感。

看到晨曦默不作声,老王继续说道:“小晨啊,这个行业在国内就是这样的,只能吃青春饭。想你我这样没有顶尖技术的,公司找两个实习生带几年就可以代替我们了。你说你经验丰富,别人根本不看重。年轻人犯了错,经验不足可以原谅;你我要是犯了错,哎,小磊你认识吧,以前你们一个组的,上礼拜犯了点事儿,第二天就卷铺盖走人。”

老王说的小磊,就是当初晨曦邻桌的胖同事,晨曦当然再熟悉不过。作为同在一个项目组的三个测试之一,上个月小磊在游戏版本更新测试的时候,疏忽了一个很明显的错误,导致上线后的版本出现了BUG。项目组上报给上层领导后,小磊直接被劝退,第二天就搬了东西离开了公司。在走之前,很久没联系的小磊还找过晨曦,两人寒暄些许,晨曦便目送着小磊缓慢沉重的背影默默的离开了大楼。

“你说我也算是游戏行业的牺牲品吧”向来没皮没脸的老王笑着自嘲,这个漂流千里来到南方打工的东北汉子耿直而又絮叨,在领导面前总是直来直去,在同事面前却总是仗着自己年纪爱给人讲大道理。也只有晨曦觉得老王心不坏还能跟他聊几句,别的同事都对他絮叨都是敷衍了事,“等到自己热量耗尽,就到了该走了的时候,把机会都留给年轻人。就是不知道等他们年纪大了,会不会还像我这样。”

晨曦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我们行业发展的这么快,事情总会越来越好的吧。”

“我们这个行业还是不太成熟,你看这么多年轻人,好吗?是好,全是985,211毕业的高材生啊。”见晨曦没有不理他,老王算是又来了点劲道,“但是问题我们不是搞学术研究,我们是搞艺术创作,我们是做游戏的,对不对?这些平时的三好学生,高材生有几个真心来做游戏,有几个真的懂游戏啊?不都是冲着我们公司那点待遇来的,组里刚进来那个实习生,私底下人家直说了从来不玩游戏,你说他们能做的出好游戏,那才怪。”

老王越说越激动“你再说,这个行业环境,到了我这个年纪就得从一线退下来,不退就相当是在混吃等死了,换一个新生上去,什么经验都没有了,又要从零开始。所以你看,这几年国内游戏发展,除了技术硬件上去了,其他方面基本没一点长进。可不就是嘛,一点积累都没有,你发展个啥。人家国外就不这样搞,3,40岁的开发人员才是中坚力量,一个人在一线上干一辈子都行,这样才能有积累嘛,你说是不是小晨?”

老王这才发现晨曦早已走神,呆呆望着远处耸立的漫天大楼发着愣。

当一名国产网游的游戏测试员是种怎样的体验?

天暗了下来,整栋整栋的灯光却亮了起来。

尾声 坐在我面前的晨曦看起来有点腼腆和疲惫,他的行李堆放在脚下,一副旅人的打扮。上个月离职申请提交后,不顾几位同事和领导的挽留,晨曦很快交接了所有的工作,去意已决。

“以后还会做这行吗?”

晨曦不自觉的笑了笑“也许吧,我也不知道。”

“怎么就这么突然想走了?”

短暂的沉默后,还是晨曦开了口:“可能是在这行干了7,8年了,最近突然觉得自己失去了热情。原来以为只是自己有点累,可是我仔细想了想,可能并不是这样。”

晨曦的口气听上去充满了无奈,“我很爱玩游戏,原本我觉得我能把做游戏当作自己的工作是很了不起。但是时间久了,我发现...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在一个垃圾堆里,你懂吗?每日每夜经手的那些游戏,都是些什么啊,换皮山寨,一心坑钱,看不到一点创新变化。动作游戏做了几年手感还像弹棉花,策略游戏充完钱闭着眼随便点就过了,RPG恨不得一个角色给你穿几百样装备好让你升级打宝石洗属性。一个制作组都找不出几个真正懂游戏玩过好游戏的人,做游戏对他们来说跟街头卖蛋饼没什么区别,只不过他们拿的是博士学位。你都不爱游戏,怎么能做的出好游戏?”

晨曦深吸了口气,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太痛苦了,天天面对着一堆毫无意义的东西,还要强颜欢笑。有时候我觉得我都不是我自己了。”

“国内的环境就是如此,你也没必要太执着。”我试图安慰下他。

“我懂,我怎么会不懂,又不是三岁小孩还闹脾气。”晨曦笑笑,“只是我觉得人还是得遵循自己的本性,天天带着面具勉强自己好比是种对自己的冷暴力。”

当一名国产网游的游戏测试员是种怎样的体验?

车站广播提示着下一辆离开这座城市的车快发车了,晨曦麻利的扛起行李。

“之后有什么打算吗?”

晨曦沉默了一回,用他标志的笑容对着我说了一句:“回到梦开始的地方吧。”随后便消失在匆忙过往的人群里,再也瞧他不见了。

内容标签:
上一篇:《真三国无双8》袁绍人设细节公布:一身耀眼黄金甲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