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点滴记录 > 业界资讯 >
手机号注销难:跨省办理太费劲 交钱保号不合理
2018-05-26 10:38 ⁄ 点击

异地手机号要么本人亲自到营业厅办理,要么交钱保号——手机号注销该怎么办?


跨省注销手机号:比较难

今年初,孙可平被单位从北京派往重庆工作。到重庆后不久,他换了个当地的手机号码使用。最近,他想把在北京用的手机卡注销。

“没想到,注销个手机号这么费劲儿!”孙可平说,客服人员的回复是:在外地的营业厅不能销户,最好本人到北京营业厅去销户,或者寄送身份证到北京找熟人代办。“客服还建议办理每月5元钱的保号业务,这样可以等下次再回北京的时候自己去营业厅注销,但我不想花这个冤枉钱。如果我不这样做,就要等三个月手机欠费了自动销户,我可能会因此被拉进征信黑名单,再也不能办理相关业务。我搞不懂,为啥网络已经如此发达,注销一个手机号却这么麻烦?”孙可平很无奈。

吴思琪在苏州读大学本科,考到大连理工大学读研究生后,也想把苏州的号码注销,同样被告知要回到注册地才能办理。“我找苏州的同学帮我去营业厅打听,人家让她填写了一张表,并且需要我的身份证。寄回身份证、填完表我同学再去,又提出要她的身份证。现在提倡信息多跑路,群众少跑路,为啥一个App就能搞定的事,非得客户又寄又跑的?”

吴思琪把这件事发到朋友圈,大家纷纷留言说起类似的烦恼。小吴发现,三大电信运营商在注销方面采取的举措基本一致,都得回注册地办理,跨省异地注销在线上、线下全都实现不了

“注销手机卡属于高权限操作,我倒觉得最好本人线下办理。”黄潇在北京昌平区一家互联网公司做策划,她不久前回老家注销了江西南昌的手机卡。“如今很多App需要通过手机号注册,其中一些还绑定互联网金融账号,注册、注销号码不是小事,运营商大概是出于保护大家安全的考虑吧。”

省级公司抢客户,数据安全顾虑多

“据我了解,电信运营商之所以没有开通异地注销,主要是为了避免出现异地非本人意愿办理的情况。”某电信企业的员工透露,目前电信企业的公司总部不直接管业务,码号业务都归各省属地公司办理,而由于跨省的客户数据共享程度低,导致客户无法异地注销手机号。

此外,各省公司之间也存在竞争关系。在一个省注销异地手机卡,相当于给异地省公司减少了一名客户。这位员工认为,数据共享能为消费者创造便利,但对于电信运营商来说,现阶段扩大数据共享范围的风险很可能大过收益。“特别是电信诈骗难以禁绝,电信运营商对客户个人信息负有保密责任,因此暂未放开跨省数据共享,这给想跨省注销的客户带来了不便。”

业内人士指出,这种情况有望很快得到改观——从今年7月起,三大电信运营商将取消全国流量和本地流量的资费差别,未来,不管换不换成本地号,花费都差不多。选择继续用异地号的人会越来越多,注销手机号的必要性降低了。


手机号

尊重消费者权益,保号费该不该收取?

中国消费者协会常务理事、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消费者有权自主决定购买或者不购买任何一种商品、接受或者不接受任何一项服务。电信运营商在异地注销问题上,应当充分尊重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提供更为便捷、友善的注销选项,而不该增加消费者的退出成本,造成注销难等不便。

黄潇觉得,尽管电信公司维护数据安全的理由有道理,但是同样是高权限操作,以前银行卡也异地注销难,现在多家银行都开通了异地注销,为什么手机卡不行呢?“电信企业不该为了节省自身的安全管理成本,给客户制造麻烦,不该收取保号费。”

手机卡注册容易注销难,的确影响了消费者的体验。”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人员频繁流动是当前的社会现实,作为全国性的运营商,不能用传统思维来管理流动的数据,以复杂的规定来限制异地注销,而应当学习借鉴其他服务业企业和政府部门的异地业务举措,改善自身服务。

从网络安全法的角度看,网络安全也包括数据安全。对于手机用户,数据安全就在手机卡上。”朱巍说,“如果我手机丢了,首先想到的就是尽快注销,这样我通过手机号绑定的其他功能才能失效,防止他人盗取关联银行账号的资金。但现在异地注销费力耗时,客观上给得到我手机卡的坏人利用号码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留下了空间。”

二手号码带来满手麻烦,谁来清扫手机号的“记忆”隐患?


运营商

你也许不记得自己注册过哪些应用,但手机号知道;你也许忘了自己的登录密码,但手机号能找回……在移动互联时代,手机号如同一把识别身份的“钥匙”。用户一旦更换号码,就有可能面临被陌生信息打扰的烦恼、个人信息泄露的风险等。

换个手机号,银行卡、App就成别人的?

“您尾号为XXXX的银行卡支取人民币5000元。”就读于北京某高校的王默涵在课间收到一条让她心中一惊的短信,难道是有人盗取了她的银行卡?

待仔细回忆后,王默涵确认她并未办理过该银行的账户。为此,她致电银行客服才明白,是因为她新办理的手机号码被前机主绑定了银行账户,而前机主并未及时清理相关绑定信息,才出现了上面一幕。

王默涵从银行得知,要想解绑该手机号与银行账户,需要她提供本人身份证和运营商开具的号码归属证明。“身份证还好,号码归属证明需要联系运营商客服,可能还要去营业厅排队,太麻烦,无奈就放弃了。”王默涵说。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从北京到上海工作的曹洛身上。在购买了归属地为上海的新号码之后,曹洛习惯性地使用新号码与动态验证码登录某论坛时,意外发现账号名、头像显示的是一名陌生男子。

由于前机主没有将手机号与论坛账户解绑,他的个人资料和私信记录等被一览无余。曹洛表示,她赶紧退出账户后感到一阵后怕。“因为我的旧手机号码也绑定了很多网站和手机应用程序,数量太多没法全部记清且一一注销,或许某个应用里还涉及照片、银行信息等个人隐私。”

公开资料显示,河南洛阳老城法院去年审理了一起案件,被告人利用他人注册了订餐平台的手机号账户消费,致使他人损失4700余元

新旧手机号之结为何不易解?

由某家运营商透露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收到的二手号码投诉量达到16855起,平均每月1400起左右。

可见,新旧手机号更换给用户带来的困扰,并非是一个小范围的小概率情况。记者采访发现,一个号码给两任用户都带来烦恼的原因有以下几方面:

一是手机号码有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国家对电信网码号等电信资源统一规划、集中管理、合理分配,实行有偿使用制度。按照《电信服务规范》,电话号码冻结时限最短为90日(冻结时限指该号码注销后至重新启用所需要的时间)。

目前,三家电信运营商的号码冻结时长通常在3-6个月间,此后,号码会被重新放出供用户购买使用。

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表示,号段属于“稀缺资源”。一方面,电信运营商购买、使用号段需要成本;另一方面,随着用户越来越多,如果所有旧号都弃之不用,对号段资源也是一种浪费。工信部数据显示,截至4月末,三家基础电信企业的移动电话用户总数达到14.8亿户,1-4月净增6541万户。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说:“运营商新投放的号码非常有限,且大多数投给了高额月费套餐,在售的手机号码除了部分公开说明的套餐外,大多是二手号码。”

二是互联网应用诸多,部分App注销入口隐蔽。上海市民陈潘阳说,自己在换手机号时留了心眼,比如先对支付软件、银行卡等重要平台做了解绑,但也很难“滴水不漏”地把所有业务都切换和关联到新号码上,不少注册过的App都忘记了。还有的App把“注销账号”入口隐藏得较深,抑或是注销流程设置过于麻烦,如果不是太重要,就懒得处理了。

三是电信运营商和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之间沟通不充分。有用户提出,是否可由电信运营商介入,在号码更换主人时,将前一位用户关联的内容解绑或注销?对此,多家电信运营商给记者的反馈是,目前运营商只能将自己平台上的用户信息删除,对于在其他互联网平台上的绑定,运营商无权处理。

付亮也表示,用户原先绑定的诸多互联网业务,难免涉及个人隐私,运营商因此无法了解,也不便越俎代庖。

扫除隐患需多方携手

付亮表示,从根本上看,大部分用户更换手机号是为了解决异地号码问题、更换更实惠的套餐、获取新用户优惠等。因此,如果未来能解决异地手机号使用的麻烦、携号转网的限制、新老用户优惠不一等问题,可有助于减少用户被动更换手机号的尴尬。

对于应用程序提供商,业内专家建议应不断完善功能设置。例如,设计便捷简单的账号注销或手机号更换通道,避免“更换新手机号需要旧号收验证码”的死循环;设置用户行为变化触发重新验证机制,如位置、登录终端、操作系统发生变化后则开启验证;设置与运营商时间类似的冻结期,当用户长时间未登录后则开启安全保护登录模式等,避免二手号码变成“麻烦号”。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工信部旗下的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牵头发起码号服务推进组,并发布了跨行业码号服务平台。平台依托全国电信网码号资源数据库、网间移动号码携带集中数据库、运营商码号业务数据以及互联网码号相关数据,面向政府、通信、互联网、金融等各行业,提供信息共享、创新应用开发以及跨企业在线问题处理服务。

据了解,目前金融机构和在线支付平台开启多步骤验证的措施都已经比较完善。“鉴于部分互联网平台对于相关防护措施仍然比较随意,有些仅使用验证码就能登录的应用,用户自己要多留心。”王艳辉建议。

内容标签:
上一篇:小米8又一项黑科技曝光:支持高通QC4+快充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