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点滴记录 > 业界资讯 >
残酷的社会现实 让80后处于死都不能死的年纪
2017-11-13 11:12 ⁄ 点击

前段时间,人民日报的官方微博发出了一条消息,标题为:“80后,中年人的称谓,你们真的接受吗?”

残酷的社会现实 让80后处于死都不能死的年纪
80后

是的,最年长的80后已经是三十七岁了,而最后一批也已经是二十八岁了。都已经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有家有室,有妻有娃的年纪了。中年人象征这什么?象征着柴米油盐酱醋茶,象征着上有老下有小,象征着巨大的社会及经济压力,象征着生活中各种琐碎的事情。

而最残酷的是,很多的八零后都是独生子女,面对父母的老去,没有人和自己一起承担赡养父母的义务;更何况,巨大的房贷等社会经济压力,让八零后不得不拼命的上班,甚至是拼命的加班,连陪伴父母的时间都没有;如果是父母亲生个病,住个院,那简直是对家庭的巨大的打击,不能正常的工作,就没有正常的经济来源,没了经济来源,连给父母亲看病的钱都没有了。

残酷的社会现实 让80后处于死都不能死的年纪

面对高昂的教育经费,面对高昂的生活成本,80后们拼命的上班工作,夫妻双方没有空闲的时间陪伴孩子,为了给孩子更好的教育环境,更好的物质生活,只有放弃原本应该让孩子快乐的童年;但是,和孩子幸福的充满爱的有父母陪伴的快乐成长环境相比,好的教育资源真的就没那么重要了。

但是,迫于社会现实的压力,大多数的父母只能选择让孩子承受着没有父母陪伴的生活,而孤独的成长,这是对下一代的不负责任。

残酷的社会现实 让80后处于死都不能死的年纪
健康

80后是艰难的一代人,各种众所周知的原因,造成他们现在的异常艰难,他们现在异常的辛苦,迫于生活的压力,甚至是迫于生存的压力,过度的透支着他们的身体;我们一定在新闻上都见过,年轻一代的80经常出现因为加班过度,因为身体透支而早早的离世。

去年,一个80后的同时,年仅三十六岁,就因为胃癌而早早的历史,在他患病的时候,我和其他同事一起去探望过,见了面,却不知道用何种语言来让他放松,因为我们每个人似乎都在被这个残酷的社会现实压的喘不过气来。

80后,人到中年,正式开启上有老下有小的不能死的模式,他们不能躺下,他们不能放弃,在巨大压力面前,他们甚至连死的权利都没有。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这不是鸡汤,在现在的社会中,这是非常残酷的社会现实;我们可以不成功,可以没地位,可以没有钱,可以没有名气,可以没有豪宅,可以没有好车,但是我们要努力的活着,拼命的活着,只要我们活着,父母才有生活下去的意义;只要我们活着,生活才有变好的希望。(文/头条号 妙趣人生 文章观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网友热评:

1、我连老婆也还没,也讨不起了,讨得起也养不起孩子。已经打算好一个人自己好好过,不危害社会不危害他人,老了就一个人默默无闻的死去,不给亲戚和国家添麻烦!

2、80累不累基本取决于他们5060后的爹妈混的怎么样!

3、86年,没成家!买了一套房子后就欠一屁股债了!父母越来越老!现在天天睁眼就想着怎么去挣钱!有段时间都快抑郁了!好累!长大了真是体会了人生百态!我们努力只是为了能好好活着!

4、这是一篇好文章,说真话,中国80后一代人大多数活的都很累,没有幸福感!

不想工作、不想结婚!80、90后这是怎么了?

最近读到一本书,日本著名管理大师大前研一的《低欲望社会》(副标题是“一个胸无大志时代”),我发现现在80.90后年轻人中很有代表性!

不想工作、不想结婚!80、90后这是怎么了?

什么是低欲望社会呢?

这本书里说,当今的日本年轻人,已经呈现出没有欲望、没有梦想、没有干劲的状态,如果你去问小孩子的梦想是什么,女孩子可能会说成为一个面点师,男孩子或许会说,要做一个美发师。

“爱拼才会赢”是上一代传唱的往事,胸无大志的时代已经到来。

大前研一说,在日本,年轻人不买房已经成为一种趋势。他们不愿意像上一辈一样为了房子背负几千万日元的房贷,只要在繁华的地段租一个很小的房子,能享受到现代化的都市生活,就已经很满足。

同时,晚婚甚至不婚现象盛行,60多岁依然没结婚的大有人在,年轻人内心过于敏感,很怕受伤害,缺乏表白的勇气,或者对婚姻抱着顺其自然的心态。对日本低欲望社会的描述,居然让我有点暗爽,这完全就是我“不买房、不结婚、不成功”念头的理论依据嘛!他让我相信这些想法是合理的,甚至可能是一种趋势,在日本那么多年轻人都这么干呢!

那些高级丧的非主流青年

这本《低欲望社会》,今年初曾在国内引起热议,我觉得,大概是因为它狠狠戳中了中国社会的痛点。

有人说,日本的现在就是中国的未来。其实,就我个人的观察,在中国的年轻群体中,低欲望倾向已经开始萌芽。

比如,现在不是正流行“丧”这个词吗?90后的年轻人很喜欢用“丧”来表达那种不想工作、漫无目的、什么都不想干的生活状态与心境。

这就是“低欲望”的前奏。

作家阎红还提出了一个新概念——“高级丧”。

普通的“丧”是欲求不得,闹闹小情绪,而“高级丧”则是退一步海阔天空,要不起但也不想要——懒得对抗人生,不求升官发财,对各种欲望呵呵置之。

“高级丧”更加符合“低欲望”的特征,而我发现,身边这种丧得很高级的“非主流青年”正越来越多,都觉得通向成功的道路很累,成功之后责任重了更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开心就好。

胸无大志,却有小梦

丧文化”开始盛行的时候,有人认为,应该给年轻人敲敲警钟,不要让“丧文化”瓦解斗志。

而对于日本的低欲望一代,大前研一也担心,日本会走上北欧国家的老路子,失去国际竞争力,成为没落的夕阳大国。

丧文化也好,低欲望也好,就一定就是消极的,是社会的隐患吗?

不再笃信爱拼才会赢,胸无大志的年轻一代更加注重的,是生活品质与生活趣味。

我想,真正应该被提倡的低欲望并不是不求上进。对于房子、成功、婚姻都可以看淡,应该是对于个人价值的追寻不能放弃,努力“生活”的欲望不能降低。

所以朋友,你可以胸无大志,但小梦想还是要有的!毕竟积累小梦想才能铸造大辉煌!

内容标签:
上一篇:深扒银行拒绝赵薇、黄有龙融资始末          下一篇:没有了